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jq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8月04日  

2010-08-04 08:5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搬回老南师

      

“文革”前,南昌师范学校原址在市内叠山路。“文革”爆发后,南师迁往新建县麦园,1972年又迁至市郊的烈士陵园附近办学,市内校址被省里的一家出版单位占用。从1976年起,学校根据中央“28号”文件精神多次要求迁回原校址,但阻力很大,困难重重。最后,全校学员不得已采取强硬办法,打着“还我学校!”的横幅,由体师班学员打头阵浩浩荡荡从烈士陵园向市内进发,终于彻底收回了被“霸占”的老南师,这种事也只有在动乱年代才能办成。

搬回老南师后,我住在校园前面的一幢二层的破旧楼房的一间板壁屋里。据老南师的人讲,这幢楼是一处革命旧址,可惜的是后来拆掉了。粉碎“四人帮”后不久,学校根据中央平反冤假错案和给右派摘帽的有关文件精神开始了这项工作。当时党总支抽调我参与了为错划右派的平反工作,使我有机会接触到了一些被历史尘封的往事。给我印像最深的一个人是教语文的贾老师,他是从厦门大学毕业后到南师工作的,当年只有20几岁,才华横溢,不仅书教的好,而且还会弹琴画画。他1957年反右时被打成右派就因为在出墙报时画了一面红旗,有人举报说:“这面红旗怎么向东飘,这是暗指西风压倒东风!”就这样被划为右派,戴帽下放到扬子洲农场劳动改造。因他在劳动改造中表现好,又重新回到学校工作,但不能教书,只能在校图书馆做资料工作。“文革”时,他又被造反派揪出来批斗,抄家,受尽污辱。这次给他彻底摘帽平反,他感动的热泪盈眶。我时常会这样想,贾老师虽能平了反,但心灵的创伤能抚平吗,被耽误的宝贵时间能补回来吗?这种不讲法治,蓄意陷害,人整人的悲剧绝不能重演。

1978年下半年,学校接到市委组织部要调我到共青团南昌市委去工作的调令。时任学校党总支书记兼校长的陈礼元(后担任市检察长)找我谈话,希望我不要走,留下工作。当时我答应不走,但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在做团的工作同时,兼教英语课。他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就这样,我在做好团的工作同时又把所学专业拣起来了,兼了物理班和数学班的公共英语课。可好景不长,到了1979年的5月,市委组织部第二次下调令,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定得走。就这样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曾学习和工作过7年的母校,情系我一辈子的南昌师范学校。

2004年,南昌师范学校升格为江西省南昌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去年5月,我参加省委党校市厅班培训时,恰好与南昌高师的赵小敏校长同学。他热情地邀请我们全班同学前去参观了座落在青山湖畔的新校址,看到母校的巨大变化,我心情非常激动,我衷心祝愿母校创造薪的,更加辉煌的历史。我相信母校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